????面具(继兄妹)_新御书屋 作者:文火煎药

????第五十六章 争执

????“你在和谁打电话?”李品梅冷冽的声线顺着空气向刘珠刺来。

????刘珠抬头,母亲李品梅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。李品梅一把夺过刘珠的手机,狠狠挂断电话,双目圆瞋,声音冷得像混了冰碴:“我不是告诉过你,不准和他有联系吗?你是嫌刘怀民当年害我们,害得不够惨吗?!”

????李品梅的手劲此时大的吓人,刘珠被母亲可怕的样子惊到了,那张脸上是无法遏制的狰狞,让她回忆起,那些尘封的往事。李品梅非常神经质,冲动,暴躁,喜怒无常。她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女儿,她视刘珠为唯一的希望,她把最好的都给了女儿。所以,她不能忍受任何背叛——在她看来,背着她私下联系刘怀民就是在背叛她!

????她越来越看不懂女儿了,她感觉女儿的未来已经不受控制。她从前多乖多听话啊,小小的一个,柔柔地叫她“妈妈”,让她觉得,自己就是为了女儿而存在的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刘珠不受控制的呢?是大学开始的吧?是了,是的。就是上了一学期大学,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,早知道就不让她离家那么远去北京了……不对,不对,她说不定在高考前就想好了,要离家远远的,好得很,好得很哪……果然是刘怀民的女儿,狗改不了吃屎,和她的父亲一样,从来就没安什么好心……

????“刘珠,你和许峰仪到哪一步了?”明明知道,李品梅还是非要得到那个确定的答案,才能够死心。

????“您昨晚不是都听见了吗?您还问什么呢,妈妈?”刘珠含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,语气挑衅。

????李品梅被刘珠这无所谓的态度气到,一巴掌打在刘珠的脸上。“啪!”的一声清脆声响,打懵了刘珠,李品梅举着自己的手,也满脸不敢相信。

????刘珠回过神来,摸上自己的脸,被打的地方皮肤很热,麻麻的,失去了知觉,她皮肤那么敏感,说不定现在巴掌印十分明显。母亲从来都很爱护自己,这是第一次打她,为什么呢?母亲总是这样逼自己,一直以来,都已经很努力了,为什么母亲,总是不满意呢?

????刘珠心中一委屈,泪就不争气地涌上来,可她不能在强势的母亲面前示弱,她瞪大眼睛,把泪水逼回去,她捂着被打的半边脸,直视李品梅的眼睛,说:“妈妈,我不过就是喜欢许峰仪,我做错了什么呢?你为什么对我总是这么苛刻呢……”她的语气近乎可怜。

????“因为他不仅是许峰仪,还是我现任丈夫的儿子!是你的哥哥!你们是继兄妹!怎么可以在一起?!要是被人知道了你俩的丑事,你让街坊邻居怎么看我们,我们在别人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?你想让我们一家被别人的唾沫淹死吗?刘珠,你考虑过妈妈没有?你为了一己私欲,害了一家人……你怎么这么自私?我好不容易拥有的一个家,绝对不能毁在你的手里!”说到最后,李品梅的眼神更加坚定,也更加凶猛,好像母女两人,不是亲人,更像仇敌。

????刘珠看着李品梅的神情,眼泪终于绷不住,顺着火燎般的脸颊滑落下来。

????见此情景,李品梅心中一痛,〖[po/po小说屋.整.理]:可还是冷硬着语气说:“反正你们也没在一起多久吧,去和他断了,以后你们还是兄妹,我就当这件事从没发生过……我也不会告诉你许魏叔叔……”

????“珠珠,你听妈妈的,你是我的女儿,妈妈不会害你的……你想,不就是个男人,他值得吗?如果你们真的公开了,你想过你们的未来吗?你们可以承担那些流言蜚语吗?那些人每天都会在你们的背后嚼舌根子,让你不得安生,你过得去心里那道道德的坎吗?那些风言风语有多可怕,妈妈以前吃的苦,难道你都忘了吗?”

????李品梅刚和刘怀民离婚那阵子,街坊邻里对于这个年轻的离异女人,没有半分怜悯,刘珠从小,就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冷遇和白眼。守不住丈夫的妻子,被遗弃的女儿,走到哪里,都是一桩茶余饭后的谈资。市井小民的心态,往往乐于见得别人落魄,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衬托得自己多么高人一等。所以,母女俩的日子过得很艰难……那时生活中的不如意几乎快要把李品梅击溃,也就那点仇恨和不甘心支撑着她,让她才一步一步有了今天。她好不容易重新抓住的幸福,她来之不易的美满家庭,怎么可以毁在刘珠手里?

????“妈妈,没关系的,我们不在乎那些……况且我们也不是亲兄妹,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,我们是可以相爱的……妈妈,我不怕别人指摘,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都很听你的话,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,我一直很爱你,妈妈……妈妈,这一次,你就听我的,好不好?”刘珠依旧坚持,渴望打动母亲。

????“绝对不可能!刘珠,这事儿没得商量,你不要逼我……你若是执意如此,你也不要呆在家里了,北京也留不得你了,我把你送出国好了……”说到最后,李品梅激动的语气慢慢平复下来,似乎找到了最重要的砝码,博弈时也就有了底气。

????Γ○úг○ ūω ū.○гɡ

章节目录

面具(继兄妹)_新御书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书屋只为原作者文火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火煎药并收藏面具(继兄妹)_新御书屋最新章节